廢人日常。

【周黄】平凡人

周泽楷原本以为他会这样安安静静地死掉。
毕竟地点是白天死人大概都不会有人注意到的暗巷。
所以当他的视线中出现一张还算蛮好看的脸时,他不知道该做何反应。
「喂喂喂你没事吧哎唷你流好多血欸再撑下啊我帮你叫救护车!」
那人从裤子后边口袋拿出手机,开始用一样的方式对119的人说话。
……好吵。
「再等等啊救护车马上就来了!」
但不得不说这人的声音其实挺好听的,就是聒噪了点。
「我……」
「原来你能说话啊早出声啊真是!」
「我有点昏……」
「你流这么多血头昏正常啊,等救护车载你到医院处理完就没事了啊。」
我是想叫你闭嘴。
心里这么想着,失去了意识。

「喂喂你醒醒啊醒醒啊喂!!!」
消毒水味。
看起来自己应该是得救了吧──被那个说话不用换气的人。
不会还在吧。敏锐的听力告诉周泽楷,病房里不是只有自己一个人。
正想睁开双眼看看情况时,
「哎呀、不小心睡着了……」
……还真在。
「这小帅哥怎么还没醒吶不会真挂了吧?不对啊医院也不会给死人一间病房啊……」
周泽楷听着那人碎碎念,一边觉得他蠢又觉得他好笑。
自己身边从来没有这种人出现过。
「唉该不该叫医生来啊真是……」
为了避免他继续胡思乱想最后乱出馊主意,周泽楷决定该出声提醒下。
「我没事。」
「卧槽你醒啦!太好了太好了我还以为你送到医院的时间还是太晚了呢好险好险,喂喂你有没有哪里不舒服啊需不需要我帮你叫医生护士来啊?」
我错了。
周泽楷想着。

「欸小哥啊你怎么没事被人家捅了一刀还被丢在那种根本不会被发现的巷子里啊?」
「呃……」
「到底多大仇啊真是!现在社会真是太可怕太可怕了!要不是我半夜无聊跑出去乱晃发现你倒在那儿你现在肯定驾鹤归西啦!」
「谢谢。」
「不用不用,我是善良好市民吗帮助需要帮助的人是理所当然的!欸对了小哥你叫什么名字啊不然老叫你小哥小哥的挺别扭。」
周泽楷有点犹豫,他不确定告诉对方自己姓名是否安全。
「喔喔我叫黄少天,黄就是一般姓氏的那个黄,黄袍加身那个黄!少呢就少年的少,别念成三声啊念成三声我扁你!天就开天辟地的天!嘿嘿霸气吧是吧是吧!」
行啊哥实在太帅气了三个字里面就用了两句成语来解释不知道这不怎么说话的小哥听不听得懂啊?
面对黄少天如此丰富的自我介绍,周泽楷感觉脑袋开始有点晕。
「呃小哥你不是能说话的吗是不是身体不舒服啊我看我还是去叫医生来、」
「周泽楷。」
「啊?」
这人显然还沉浸在自己的纠结中。
「我,周泽楷。」
黄少天眨了眨眼,
「周泽楷啊挺好听的嘛怎么写怎么写啊?」
「商周的周、沼泽的泽、楷书的楷。」
周泽楷想,这大概是他这辈子说出口的话中最长的一句。
「……名字也挺好看的但怎么你说的话这么少啊你不喜欢说话吗?」
「吵。」
「……」
病房进入从周泽楷清醒后的第一次沉默。
两人你看着我我看着你,尴尬的气氛越来越明显。
「我去叫医生帮你检查检查。」
撑不住的黄少天找了个借口逃掉了。
房门轻轻地被关上。


有种松了口气的感觉,头好像也不晕了。
周泽楷开始打量这间病房。
苍白、无聊。有窗户但风却吹不进来,让房里有些闷热,包扎好的伤口似乎都痒了起来。
开门声响,一位老医生和一位护士走了进来。黄少天不在。
「你醒的很快呢。」医生搬了张椅子,挨着病床坐下,并开始检查周泽楷身体是否有其他问题。
「刚才那个活泼小子说你有点头晕?现在还会吗?」
「不会。」
「该不会是被那小子说的话绕的晕了吧?」
周泽楷没有说话。因为不常说话所以说谎的技能点实在不高。
「呵呵,你没事了,等伤口复原就能出院。别乱动啊伤口裂开有你受的。」
老医生把椅子放回原位,整了整白大褂,便示意写好病历表的护士和他一起出去──这护士眼球都快黏在这病人身上了,还是在她做出出格举动前快快离开吧。
「医生,」
「嗯?还有什么问题吗?」
「黄、呃、带我来的人……」
「要让他进来?他看起来心情不大好啊。」老医生抚着下巴念着,
「行,我待会告诉他你让他进来,如果他不愿意我也没辄。」
周泽楷点点头。


过了五分钟,敲门声响起,听起来有点犹豫。
「请进。」
黄少天轻手轻脚的带着水壶走进病房、走近床边。
「你……」
「我没事。」
「没事就好你都不知道……」正要像之前一样滔滔不绝呢,对上周泽楷的双眼就有点不好意思继续说下去。
「不知道什么?」
「呃?」
「不知道什么?」
是本少错觉吗怎么觉得这刚刚说我吵的混蛋眼里含笑啊?
「不说!」
像个孩子赌气一样。特别的人。
「我渴了。」
原本以为周泽楷会再叫自己说话的黄少天有些错愕,随即又冷下脸来,用床头柜上的玻璃杯子从水壶了装了些水,顺手放了根吸管。
「给。」
「谢谢。」
喝完水,周泽楷把水杯放在柜子上,继续盯着黄少天看。
又是难熬的沉默──对黄少天而言。
「那啥……是有人说我话唠,但被骂吵还是第一次……」
「我听力好。」
「啥?」
「觉得吵。」
黄少天把周泽楷的两短句在脑中重新组合下才明白他的意思。
「那如果我说话小声点呢行不?」
「可以。」
「喔真是太好了要我一辈子不这样说话真的是太难过太难过了,周泽楷你这种无口的人肯定不懂吧!」
周泽楷听着他把音量放小、像之前一样吱吱喳喳地说起话来,不禁微笑。
「对。」
「……对啥?」
「我不懂。」
「……哇靠我还真是没碰过你这样的人吶你是非重要的话不说是吗?你也活得太效率点吧?」
奇怪怎么我身边尽是叶不羞那种垃圾话匣子啊,文州也是挺效率但也不至于这么精简啊?
某少显然把自己排除在垃圾话匣子的行列。
「你到底怎么会倒在那种地方啊,伤貌似也挺重的……」
「失误。」
……好样的从今天起我要开始提升我的翻译机技能了。
「工作失误?那你的工作也特危险了怎么想做这种工作啊,你家人不反对的吗?」
「没有家人。」
「……」
「我不在意。」
黄少天正想着要不要道歉呢,却听见周泽楷这么说,他有些疑惑。
「你怎么不在意啊家人是一个人在世界上的第一个团体啊第一个第一个!而且到最后也会一直存在一直延续啊怎么说不在意啊!」
周泽楷也很疑惑,他在想黄少天是不是在生气。
「从小就没有。」
「……孤儿?」周泽楷点头,「你不会是被什么暗杀组织老大捡到然后就被栽培当个杀手了吧不至于这么狗血吧?!!」
看着黄少天一脸『求你告诉我不是这样!』的表情,周泽楷微笑着点头。
「我靠这样你还笑得出来?杀手欸训练一定很严苛你个孩子居然受得住还长这么大真了不起……呃不是、我是说你不会想离开吗?过个平凡人的生活啊?」
「对我来说,很平凡。」
「……卧槽。」
黄少天发现面对周泽楷,他不再那么口若悬河了。
这人实在太超出常理了哥不知道怎么和他聊天啊!!!!!
「黄少天。」
「啊?」
「谢谢你。」
「……不要再说了啊,一直因为同件事情被道谢怪不好意思的。」
「不要再来看我。」
听见这句黄少天又陷入轻微当机,
「你究竟是怕我被你牵连进危险还是怕我对你造成麻烦啊?」
「两个都有,前者多点。」
「……还算厚道。」
黄少天看着周泽楷的眼睛,感觉那双眼睛闪闪的。
「别一直笑行不?你越笑我越想到你的成长历程啊难过死我了。」
「我很开心。」
「为啥?有种重获新生的感觉是吧?当然啊哥可是救了你!」
嘴上说不要一直向他道谢,自己却总是拿这件事出来说。有趣的人。
「我知道平凡是什么了。」
「……是啊是啊哥就一介平凡男子。平凡真挺好的不试试?」
「退休再说。」
「哇那你得杀到多老啊还退休呢。」
周泽楷又笑了。黄少天觉得他的笑容实在不能多看,太亮了。
「那……你住院的一星期我还会来看你的,不然你肯定被外头那些护士们生吞活剥!」
「好。」
「我先回去啦,还得打工赚钱养活自己和付你的医药费呢!出院前记得还我啊不还跟你没完!」
「好。再见。」
黄少天也笑了。
「明天见啊!」
听着门被关上的声音,周泽楷觉得这好像是第一次,他期待着明天。
尽管只有一个星期。

End.

 

哈哈哈哈哈哈黄少真可爱QQQQ(#
希望能多写多练自己的文笔啊QQQQ(真哭了←
原本只有第一行和黄少的第一句话,
被我扩充(?)成这样子……
虽然没引号的地方不少但对我来讲还是算对话体wwwww
大概是温暖平凡的黄少天救了射击技术一流的杀手周泽楷的故事
(虽然完全没提到技术的事情
黄少天依然话唠啊不过他今天被稍微堵了下w
周泽楷虽然一样话少但我觉得他不太一样了所以算私设吧←
如果能看到开心就好了!

评论(4)
热度(6)

© 阿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