廢人日常。

【葉藍】溫度

-與題目無關注意←
-私設如山的段子注意
-語死早注意
-OOC注意
-就是個愛開腦洞填不完的小渣渣注意(#

 

許博遠的體溫一向很低。
「小藍該不是冷血動物吧,怎麼一年四季都這麼冰冰涼涼呢?」
這是從交往以來,葉修最常說的一句話。
還會被虧說是三次元的小手冰涼,小藍表示老子可是純爺們為毛是女牧師啊,不過因為現實生活中治癒術了得(做的一手好飯菜),又把保姆技能點到破表(與奶媽無異),這個稱號就這麼定下了。
冬天和夏天是許博遠最討厭的季節,前者是因為穿得再多都還是覺得冷,總得另外帶個電暖蛋或暖暖包讓他煩不勝煩。而後者……

「葉修你給我滾開!」
「小藍涼涼的很舒服嘛,大熱天的幫哥降個溫。」
為了節省電費,許博遠說在夏休期前都不准開冷氣,結果就是現在被葉修以降溫之名行吃豆腐之實。
天啊這傢伙怎麼跟個火爐似的。
「你不是生病了吧體溫這麼高。」
右手探著葉修的額溫,
「這樣舒服,別拿下來。」
許博遠瞇起眼,盯著眼前這尊閉著眼像塊橡皮糖巴著自己的大神。
右手狠狠拍了下葉修的額頭。
「欸!」
看著葉修吃痛的神情,許博遠不可否認,有點爽快。

最終還是受不了濕黏的感覺而開了冷氣。
「早該開了嘛,這樣多舒服是不是?」
「的確是舒服了點……那你為毛還巴著我不放啊葉神。」
撫了撫許博遠的頭髮,嗯,髮質真好,不愧是哥的小男朋友。
「這不是怕你著涼嘛,哥可是用心良苦。」
大概是真的想睡了所以說話聲音有些含糊。
「是是,感謝大神的關心,」順手在背上回個拍拍,「累了就快睡吧,明天還得訓練呢?」
感覺環著自己的雙手收緊了一些,「怎麼了?」
「沒啥,」葉修閉著眼,嘴角是不常見的溫暖弧度。「睡吧。」

『就是覺得有你真好。』

葉修是被亮醒的。
「……還沒七點呢。」
雖是這麼說,但平常葉修的起床時間也差不多是這時候。
和許博遠一起住之後作息越來越正常,雖然肚腩沒有消失(小藍:再不運動啊!),不過黑眼圈淡了不少。
溫吞的洗漱完,葉修慢慢步向廚房,靠在牆上看著小男朋友忙碌的背影。
看著許博遠為降低音量而放輕的動作,『這傢伙怎麼就這麼溫柔呢。』

不論是充當自己的抱枕、還是幫自己做飯、又或是每天訓練結束後幫自己按摩肩頸等等,葉修知道,許博遠根本沒有義務去做這些事情。
但他做了,儘管有時會碎碎唸,他還是做了。
葉修覺得奇怪,這人為什麼願意做一個家庭主夫,成天累得要命不說,有時還得被自己調侃。
……頓時有點心情複雜。
「葉修?怎麼那麼早?」許博遠把菜盛好正要端去餐廳,就看見葉修一臉凝重地站在廚房門口。「還一副不適合你的表情……」
「沒,」接過盤子,葉修往餐廳走去,「就是想問你為啥願意當個主夫。」
「唔……」脫下圍裙並掛在牆上,許博遠跟在葉修後頭,「你不喜歡?」
葉修回頭,看見許博遠單純疑惑的表情,「小藍怎麼樣我都喜歡啊。」
「那不就成了?」許博遠笑笑,臉有些紅撲撲的,「吃飯吧,難得這麼早起,可以和你一起吃久一點。」
沉默地吃了幾口飯菜,葉修還在想著原因。許博遠則每吃幾口就抬頭看葉修一眼。

『總覺得有點開心。』

之後在飯桌上聊了一些小事,像是最近端午節的節日活動啊、待會兒的訓練內容等等。敲定了晚餐吃咖哩後,葉修便要出門。
「葉修,過來一下。」
幫葉修整理好每次都亂七八糟的衣領,許博遠踮起腳尖,在葉修的臉頰上印了個吻。
「別老想些有的沒的,專心訓練。」
看著明顯在發楞的榮耀第一人,許博遠笑得很暖。
「一切都是因為我願意才做的,你好好帶領國家隊拿冠軍,就是我最大的夢想。」
葉修露出複雜的神情,「那你呢?」
許博遠挑起右眉,一副『你個蠢蛋』的表情。
「你傻呀?你只是我最大的夢想,又不是唯一。」
「我當然還是會致力於壯大咱們藍雨和藍溪閣的。」
「下一次國內賽季,興欣洗乾淨脖子等著吧!」
許博遠在說這段話的時候,神采飛揚。葉修覺得心裡輕鬆不少。
「說的好像你們已經贏了似的,到時候輸的難看可別哭啊。」一如既往的嘲諷。
「……滾滾滾滾滾!」

 

End.

 

 

 

就是想寫個被小藍河治癒的大神的故事。
葉神的心情複雜大概(?)是指是不是因為自己的關係而讓許博遠沒辦法繼續做自己想做的事情,畢竟出門前和回到家後他看到的都是小藍為他打理一切。
在我心裡,葉修也不過是個人,況且戀愛不是他擅長的領域(?
還是容易有些不安什麼的,無法像對榮耀那樣,嗯,從容。
雖然體溫很涼但心卻很暖的小藍河不能更愛_(:3 」∠ )_
也許OOC很大,但藍河給我的感覺除了會照顧人也很會安慰人,開導什麼的更是不用說,根本學校輔導老師(#
寫這篇除了慶生以外也算是幫自己補個血,最近心煩的事實在太多。
如果也有被治癒的話就太好了。:.゚ヽ(*´∀`)ノ゚.:。
葉藍還能再戰五百年─=≡Σ((( つ•̀ω•́)つ

评论
热度(27)

© 阿年 | Powered by LOFTER